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> 爱玩棋牌大厅官方下载 > 商务楼宇,党建工作新天地(前沿观察·改革开放40年·印记)

商务楼宇,党建工作新天地(前沿观察·改革开放40年·印记)

时间:2018-12-11 13:57 来源:[db:来源] 作者:[db:作者] 点击:

  核心阅读

  在推进商务楼宇建立党组织的同时,在商务楼宇等非公企业集聚区建立党组织工作和活动阵地

  把楼宇党建纳入城市基层党建工作大局中来谋划推进,有效扩大了党在新兴领域的影响力和号召力

  

  上海浦东新区东方路877号,嘉兴大厦。这栋24层的商务楼,在周边鳞次栉比的高楼中并不打眼。

  而在1999年,东方路刚从文登路改名不久,那时的嘉兴大厦在周边是相当醒目的一幢高楼。

  物理高度,总会被后来者不断刷新,但有一项工作,让嘉兴大厦在历史上永远留下深刻一笔——这里,是全国第一个楼宇联合党支部的诞生地。

  20年间,楼宇党建从无到有、从弱到强的点滴历程,都镌刻在嘉兴大厦的角角落落、里里外外。

  跨地域、跨行业、跨所有制的联合党组织,使党员重新找到了“娘家”

  楼宇的崛起,是上海这座超大型城市快速转型和发展的重要表现。这一崭新而快速成长的空间,不仅承载着商务和经济功能,更是党建工作的新天地。

  潍坊社区嘉兴大厦联合党支部,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出现的。

  “据资料显示,嘉兴大厦建成后,入驻企业的产权形式多元,国有、集体、私营、外资、合资、股份制等都有;企业门类多样,涉及金融、制造、建筑、IT及进出口贸易、房地产开发等;企业属地不一,外地的有,境外的也有;规模也不一,员工多的有七八十人,少则两三人。”浦东新区潍坊新村街道社区党建办公室主任谢坚介绍。

  所有的工作都是开创性、探索性的。对当时情形的回忆,一个较为普遍的说法是,1999年嘉兴大厦筹建联合党支部时,大厦内有74家企业、1000多名员工,党员只有8名,分散在7家不同的企业。

  这是一个带有里程碑式的基层党组织。楼宇这个竖起来的“立体社区”,正式被纳入基层党建的轨道。

  当时也正逢社会结构急速变化,今年60岁的嘉兴大厦第一联合党支部书记曹建华回忆,“我是纺织系统国企出来的,当时压锭减员分流任务很重,很多职工从‘企业人’变成了‘社会人’,组织关系放在口袋里的党员也很多。”

  曹建华2000年来到嘉兴大厦工作,在这里他找到了党组织,“就像找到了自己的家。”

  “最开始,我们的楼宇党建,主要承担一种回归和纽带功能。”嘉兴大厦联合党委书记安梅介绍,当时的嘉兴大厦联合党支部,作为一个跨地域、跨行业、跨所有制的联合党组织,实现了楼内党员不出大厦就能参加党的活动,使党员重新找到了“娘家”,实现了党的工作在楼宇内的有效覆盖。

  把党的活动开展起来,把党员凝聚起来

  “支部建在楼上”,将楼宇内跨单位、跨行业、跨系统的党员和企业或其他组织联结起来,这不仅仅是组织体系的建设,更是一项“聚沙成塔”的工作。

  这背后,是大量具体细致的党建工作,让各方精气神得以凝聚成一股绳。

  从大学老师的岗位辞职后,陈玉明选择了创业。除了公司负责人的身份外,他同时是嘉兴大厦第四联合党支部书记。“我是从2007年开始当书记的。”陈玉明回忆,自己那个时候花费精力最多的,就是“怎么把活动搞起来、把人聚起来”。

  商务楼宇里,新经济组织、新社会组织居多,其人员构成和工作性质有其自身特点,“三会一课”很难做到时间、内容、人员“三落实”。“‘两新’的书记真辛苦,自己一份工作,还要兼职做党务。我们一个支部十来个党员,分布在十来个单位,经常这个出差那个有事,光约定开会学习的时间就很难。”曹建华感慨。

  如何破题?靠不断增强党员活动的吸引力、支部工作的凝聚力。“我们支部的党员基本都是外贸企业的人,18个人里一小半是企业老总。”陈玉明开动脑筋,在党日活动中组织经济主题讲座,聚焦外贸政策、退税方案调整等普遍关心的问题,“大家有共同语言,支部活动就有了吸引力。”